當前位置: 首頁 > 便民信息 > 法律援助

超速電動車追尾行人如何區分責任

來源: 法潤江蘇普法平臺 發布時間:2022-01-20 字體:[ ]

【案情】

因人行道上有障礙物影響通行,犯罪嫌疑人耿某在非機動車道上靠左側行走。為查看后方朋友的具體位置,耿某向后轉頭且右邁一步的瞬間,刮撞彭某(未佩戴頭盔)同向行駛的電動自行車,致彭某顱腦損失搶救無效死亡。經交管部門責任認定,耿某未實行分道通行,在非機動車道上實施妨礙道路交通安全的行為,負事故的主要責任;被害人彭某駕駛非機動車,對路面情況觀察不周,未能減速行駛,負事故的次要責任。經委托鑒定,被害人駕駛電動自行車的平均速度為25km/h-29km/h,系超速行駛。

【評析】

本案中對耿某應做何種處理存在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根據交管部門責任認定,耿某負事故的主要責任,構成交通肇事罪,考慮其具有自首、認罪認罰、賠償諒解等從輕情節,犯罪情節輕微,可以對其作相對不起訴處理。

第二種意見認為,道路交通責任認定書因缺乏證據客觀性不予采信,尚無其他證據證實耿某是否負主要責任,應當存疑不起訴。

第三種意見認為,行政法上的責任認定不等同刑法上的責任認定。從刑法因果關系上看,被害人未戴頭盔超速行駛與行為人違章行為負同等責任,耿某不構成交通肇事罪,應當法定不起訴。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是《道路交通責任認定書》系行政責任,不能代替刑事責任認定。行政責任是推定責任,刑事責任是實際責任。刑事案件的證明標準要求排除合理懷疑。根據刑訴法規定,定案證據必須查證屬實,認定的事實需達到排除合理懷疑。顯然,刑法所要求的責任證明標準遠高于行政法。因次,對于交管部門依據推定作出的行政責任認定結論不能直接代替刑事責任認定,而需要加以審查認定是否作為刑事案件的定案依據。筆者認為,本案中,交管部門出具的責任認定書未評價被害人超速的違章行為,不具有客觀性,應當不予采信。

從歸因和歸責兩方面認定交通肇事罪的因果關系。本案中,根據“條件說”(沒有前者就沒有后者),若無耿某違章行為以及被害人超速行為,則不會發生事故,故耿某的違章行為、被害人的超速行為均與死亡結果之間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二者屬于“重疊的因果關系”,系多因一果的情形。

具體判斷違章行為的作用力大小。本案中,耿某具有兩項違章行為(未實行分道通行、右邁一步),但耿某“未實行分道通行”屬于事出有因,且未超出一般人的生活常識判斷。因此,耿某對于事故發生具有因果關系的違章行為系右邁一步的行為,系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其次,被害人的兩項違章行為(未戴頭盔、超速行駛25km/h-29km/h)中,超速行為制造了不被允許的風險,降低了其制動的反應時間,亦是事故發生的直接因果,且遠超《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八條規定“電動自行車在非機動車道內行駛時,最高時速不得超過十五公里?!弊詈?,被害人彭某駕駛的電動二輪車,不論是從載體、速度、行駛方向等,彭某應當具有比行人更高的注意義務。被害人、行為人二者的違章行為疊加導致事故發生,在事故發生上具有同等責任,各占50%,無法區分誰大誰小。

免费三级片网站